蓝星网 > 故事会  >  正文

住院楼

发布时间:2020-05-21 19:42:17 来源:蓝星网

江海市人民医院的住院楼有三十层高,因处于市中心,病人又多,所以每层楼建得十分低矮,楼层中的采光极差。

金吉祥是第一天上班,没料到这栋高楼竟然就两台电梯。踏点到来的他只能望眼欲穿地焦急等待了十分钟。

“叮!”好不容易电梯来了,人群哗啦一下挤了进去,拥挤的人群就差脸贴脸了,电梯艰难合拢。

密闭的空间里异味丛生,逐渐上升的温度更滋生了腐败感。

金吉祥不着痕迹得掩饰自己的不快,稍稍扭动脖颈避开对面人贴过来的手臂。

电梯缓缓上升,拥挤的人群中却没有人讲话,大家都麻木着一张脸。

金吉祥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想:那个老伯那么大年纪,一只眼还做过手术的样子,眼球混浊不清,让人看了一眼不想再看第二眼。肯定是病人。

那个年轻女孩冷着脸,翻着眼白瞪隔壁挤着她的中年女人——一个明显生活条件不佳,郁郁不得志的女人。可能是新来的年轻护士或医生,但她应该早上班了才是,或许是跟自己一样不幸迟到了。

还有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男人挤在电梯最里面。高人一等的身高让他们整个头露出了人群,只不知为何扮盲人阿炳。

……

人生百态,纵使距离这么近,大家都不愿开口说一句话,只互相谨慎地打量,或是无视对方。

电梯以令人难以忍受的速度龟速上升……每一层几乎都停了,人群逐渐分散开来,金吉祥暗暗深呼了一口气。

上到二十一层已经又是五分钟后。

08:16am。

金吉祥挫败地一抹脸,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这么久,估计人家都交班完了,他忐忑又迷茫地四处张望。

他先就着电梯门快速整理了被挤乱的发型和衣服,眼角瞄到镜面反射出两边的两条通道。即使是在一天的早上,依旧只透出微弱的苍白灯光,没有人影路过。

思考了几秒钟后,他快速向左边的通道小跑进去,两边应该是通的,总能找到办公室。

通道两边都是病房,大多数的病房门都关着,看不到里面的人,隔音效果估计也很好,没有稍微一点声音传出来。

只有冷气从房门底部漏出。

周围静得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快跳出胸膛。

他太紧张了,估计一会要挨批,不知道主任会不会很凶。

出乎意料的是办公室就几个人在,有人招呼他去走廊尽头找主任办公室。

好消息是主任念叨了几句就放走了他,坏消息是——他第一天来就要值夜班。

金吉祥二十几年的生活经历告诉他: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个不好的念头不可抑制地在脑袋里转悠。

一床是危重病人,金吉祥早做好了彻夜不眠的准备,时不时过去关照几声,还叫护士隔一会去看一眼他的血压。

不幸的是,半夜两点半的时候他还是发病了。

金吉祥一个电话过去,住院老总很快也来了,他退居二线忙里忙外,和护士交替完成最后的心脏按压。

04:44am。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心电监护仪发出最后的凄厉长鸣——嘀。尘归尘土归土,金吉祥跪坐在床上,亲手送走了他入院后第一个病人。

疲惫感瞬间涌上脑袋,他感觉自己眼前一暗,顺势倒向了床上冰凉的躯体。

病房很暗,不知过了多久,金吉祥才睁开了眼睛。他有点分不清白天黑夜,一时也想不起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第一天上班,还迟到了,主任叫他第一天好好干,值个夜班先。办公室同事还算好相处,跟他介绍了病人的一些基本情况,特别提了下一床的危重病人。

刚想到这,他注意到床边站了个人。

晦暗的灯光下,他就像个影子,影影绰绰看不真切……是谁来着?

他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

对了,是一床的病人,他不是病重了吗,怎么能下床走了?自己又怎么会在床上?

他后知后觉想到,要是被人看到就惨了。

金吉祥趔趄一下跳下床,一个不稳就摔向那个病人,哎哎,小心。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扑了个空,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穿过那个病人的身体,带起一阵风,直直倒向地面。

嘭!剧痛与黑暗前,金吉祥只看到两只,穿着黑皮鞋白袜子的脚踏上一步,整齐地落在眼前。

“啊……”金吉祥惊叫一声,身体往前一扑,从椅子上翻了下来,眼看着又往地上摔去。

他两手不由往左右两边乱抓,却扯落了桌上叠着的病历夹,病历夹重重往他头上一砸,他便彻底晕了过去。

……

护士站里,年轻的短发小护士捂着嘴,边讲边嘻嘻笑出声:“我跟你说,你别看那个金医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他第一天上班一个病人就死了,他估计就吓到了,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坐着竟然还摔晕了过去。”

“他还说见到两个穿黑西装的鬼差,把一床的病人带走了呢!哈哈,你说他是不是吓傻了?”

另一个长发的小护士捶了下她的手,脸色有点惊慌,幽幽说了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医院里都会有一些灵异事件,不是吗?”

“我看是三人成虎。要不我来这么久怎么就没见到呢?我还送过几个病人呢,啥事没有,该吃吃,该睡睡。我妈也是做护士,都做了一辈子,也没听她说过鬼故事。”

“亏得金医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还是个男的!还鬼差坐电梯,怎么不说牛头马面呼呼呼呼~”短发的小护士说着还做起了鬼脸。

两人笑着打闹起来。

“哎,不是。听说有人就是惹那东西,可能金医生有那什么阴阳眼呢!”长发那护士经过这打岔,脸色也轻松很多,也开起玩笑来。

“我估计是阴阳人,你看他长得还挺娘的……哈哈哈哈。”短发小护士继续刻薄地开着玩笑。

长发护士尴尬地陪着笑,心里却在想,该不是她上一次跟金医生表白被拒,因爱生恨了吧。说话也太难听了。

虽然心里不屑,她还是嗯嗯啊啊不时附和几句,也没去注意走廊传来的哒哒的脚步声。估计是哪个病人起来喝水了吧。

夜半的医院里,护士站的灯光隐约闪了几下,两旁的走廊空无一人。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诱惑】我网贷给女神买手机后,女神答应我…

【禁忌】亲姑姑扒了我的衣服,要我陪她…

蓝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