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星网 > 故事会  >  正文

真假县令

发布时间:2020-05-21 20:25:25 来源:蓝星网

一、迟到的县令

明洪武年间,位于万这年,太祖第个儿子完颜宗辅的妻子生了个胸口生有北斗形状个黑痣的男婴,便取名乌禄(完颜雍即后来的金世宗)。个月后女真乌林答部酋长石土黑将要生产的妻子突然身放奇香,不久便生了个的女儿,取名乌林答。对于这两个孩子,大家都纷纷称奇,称这两个孩子将来必将贵不可言。完颜宗辅见了石土黑,便对石土黑说我们定结为亲家。重山中的辽远县因盛产皮货远近闻名,城里靠制皮发了财的人家比比皆是,山中的刘厉叉匪帮很是眼红,多次下山洗劫,,朝廷考虑到辽远县是纳税重地,便派数千官兵来剿匪。官兵将匪徒赶进大山深处后,留下千余官兵扼守在大山通往辽远的咽喉之地——鹰嘴崖,挡住了匪帮的下山取财之鸣沙山,位于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和乃楞格尔草原交汇的地方。路。

这年,老县令该卸任了,可新县令竟迟乾隆暗自赞赏,此女果然不凡?放眼处,水波粼粼,雾霭漫漫,远处云游僧彳亍而行,颇为感慨道:"水抱城西,烟霭有无,拄杖僧归苍茫外。"少女眼珠儿转,冲乾隆笑对:"群峰阁下,雨晴浓淡,倚栏人在画图中。"吟罢说道:"常言道,出对容易应对难。老先生来应我几对如何?"迟没来。这种事可不多见,哪有不急着戴乌纱的呢!最终新县令还是来了,委任状上写着叫况世雄。这人40开外,满脸沧桑。况老爷起用了一批新官差,天天前呼后拥地满城转悠。开始人们担心这是个刮地皮的,但过了一阵,况老爷既没加赋也没增税,还极为重视皮货的产销,百姓很是高兴。

且说鹰嘴崖上官兵的带兵千总姓张,身材魁梧,满脸大胡子。这天,张千总率一队士兵下山来县衙讨要给养。况县令知道张千总握有重兵,不敢怠慢,立即派人采购给养,并设宴款待。一喝起酒来才晓得,两人竟趣味相投。张千总撩起大胡子一碗接一碗地干,况县令也不甘示弱,捧起酒坛直接灌。酒足饭饱,张千总回山,况世雄送到山脚。

刚走上山路,忽听路旁小树林里有人吵闹。众人过去一看,是一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的老乞丐拿石块砸一排栅栏,大叫着:“我要见土地佬,我要见土地佬!”原来小树林里立着一尊土地石像,四周被一人多高、密匝的栅栏围了起来。况县令正要让官差把老乞丐轰走,张千总上前飞起一脚,踹断几条栏杆,栅栏露出个大窟窿。老乞丐一头钻过窟窿,扑到土地石像上又摸又拍,像是跟土地佬亲热。张千总大笑道:“成人之美,真是痛快。告辞!”他扬长而去。

二、神秘的乞丐

不久,辽远城夜里开始发生凶案,被杀的全是制皮富户和皮商。况县令亲率官差巡夜,却遏止不住凶杀浪潮。

这夜三更时分,况县令发现街头隐约晃动着一个人影,极像在土地石像前胡闹的老乞丐。他和官差赶过去,人影直往城外跑去,跑到土地石像前不见了。这时,另一帮人影从路边闪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当中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步走来,原来是山上的张千总。

张千总说,他今天听说城里出了一只龟,一般人捉不到,特意带兵来捉。他凑近况世雄耳边悄声说:“那可是金龟呀,谁捉到了谁就找到了财路。”况世雄惊奇得“噢”了一声,目光朝四下扫去。张千总讥笑道:“金龟定是藏在洞穴中,哪有在路面招摇的?”说完他打声呼哨,率一群士兵向山上摸去。

官兵刚离开,忽地从土地石像后爬出个人,官差用灯笼一照,正是那个老乞丐。况县令喝问:“你见到金龟了?”老乞丐点头哈腰,口水直流,说他从城里一路追着金龟来的,并不知张千总在这里设了埋伏。况世雄惊问张千总是否已捉到了金龟。老乞丐诡秘一笑,斜眼瞟向土地石像,说他把金龟交给了土地佬,土地佬替他藏着哪,谁也休想得到。说完,老乞丐身子一转,退到土地石像后面不见了。

况世雄急令官差推倒土地石像,挖出金龟来。官差们忙活大半天,连金龟的影子也没找到。况世雄不甘心,下令挖地三尺,终于在土地石像下挖出个斜洞来。况世雄让官差们噤声熄光。只燃一支烛火照几个人看着随风摇摆的芦苇傻了眼,别说两只野鹤,就是百只藏在里面也找不到啊!但既然来了就找找吧,几个人分成两路,希望能发现黄鹤的巢穴。田光仁则站在芦苇边上,等着好消息。向洞里。突然,四周亮起火光,一串大笑响彻夜空,“哈哈。县令大人,我就知道你会留一手当时,县衙里有个好色的衙役,听说行医的府极其美艳,垂涎尺,就假装有病叫邢大来诊治。邢大刚进屋,这个衙役就出其不意把他紧紧抱住。事出突然,邢大掩饰不及,结果被衙役识破真相,将邢大连同刘起绑去县衙,邀功请赏。,想独吞金龟!”原来是张千总率兵杀了个回马枪。一个士兵拉开官差,伸火把照进洞里,见阴影处有一黄灿灿的圆盖在蠕动。“啊,金龟!”众人惊呼,蜂拥钻洞,使劲掀开那黄圆盖。只见哪是什么金龟,只是个稻草编的斗笠。被火光映得泛着黄光。但令人惊奇的是斗笠下蜷缩着个人,身子抖瑟,是那个老乞丐。原来他一转身钻进了洞里。他被拉出洞来,被逼问金龟的下落。老乞丐捶胸顿足地说,哪有什么金龟,他是窥见劫匪藏进洞中,才编出金龟的瞎话引衙门和官兵来清剿。https:///

听了老乞丐的话,况县令和张千总望望黑漆漆的洞口,都不动弹。沉默了好半天,况世雄说剿匪是官兵的事,他不好插手。张千总反唇相讥,说这是在县令大人的地盘上,他管不到这一段。老乞丐见他俩怕死不敢进洞,又一缩身钻进了洞。一会儿从洞里抛出一物。火光映照下金光闪闪,原来是个金元宝。啊!洞里真有金子,一定是劫匪的赃物。况、张二人都眼放亮光了,有官差和士兵要下洞,被他俩拦住。两人一齐钻进洞去。很快,洞里传出抢夺、打斗第天,李要位哥哥不要烦恼,说让自己再去碰碰运气。他穿戴整齐、斯斯文文地站在午朝门外,让人向里通报:从小在起打拼的老友前来求见圣上。李被人带进便殿见到朱元璋后,先向朱元璋行跪叩的大礼,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朱元璋满脸堆笑,客气地让他坐下。李没有坐下,站在地上继续说道:"万岁爷,您可记得相当年咱们兄弟人,南征北战、东挡西闯的事儿吗?"朱元璋又次让他坐下,并点点头说:"愿闻其详。"声,然后张千总和老乞丐爬出洞来。张千总命士兵把官差全抓起来。士兵人多势众,转眼就像抓鸡一样把官差都擒住了。

三、乞丐变县令

张千总高叫:“那个县令是假的,真正的县令是这位!”他把老乞丐推到了人前。老乞丐说他才是朝廷新委派的辽远县令况世雄,来上任时在万重山迷了路,晚上被刘厉叉匪帮的几个喽劫了,抢了委任状,把他扔进山涧里,他命大挂在一棵树上捡了条命。但他丢了委任状无法上任。只好在山里转悠。不久又窥见一小股匪徒钻溶洞穿过官兵把守的鹰嘴崖到了辽远城,他也暗随进城。让他没想到的是,新县令已到任了。他明知那是冒牌货,可自己丢了委任状,百口莫辩,只得弄得蓬头垢面,装成乞丐,打算找机会证明县令身份。他听说张千总是个有胆有识、智勇双全的大英雄,就上鹰嘴崖投奔他。张千总慧眼识人,认定他就是真县令,并请求他下山设法将假县令引诱到洞中擒获,这才有了他同张千总演双簧引假县令进洞。对了,扮假县令的就是匪首刘厉叉。只可惜刚才在洞中让这只狡猾的狐狸逃掉了。

真县令真的来了。可是,真县令也没能阻止匪徒的抢杀,仍是夜夜有人被夺财害命。城里人心惶惶,人们都说是逃走的刘厉叉带着匪徒白天藏在通到匪巢的溶洞里,夜里从多个洞口出动劫财杀人。鹰嘴崖上的士兵们请求张千总立即下令进洞清剿,张千总沉思良久,说:“那洞内错综复杂,暗洞极多,如果贸然进洞,中了埋伏,弟兄们性命难保啊!”他又立下一条军纪:凡擅自进洞者,按违令论斩。

四、两群蒙面人

一夜,四个蒙面匪徒窜进一制皮富户家,抢了钱财又要杀人灭口,却找不到一人,正要退去,不料被另一群蒙面人包围砍杀。三名匪徒被杀,一名逃跑。这几名蒙面人将赵盾主持国政两年之后,晋襄公就去世了。晋襄公的去世,给赵盾出了个大难题,这个难题给赵盾以后的日子带来严重的影响。死匪拖入里屋,后悄然撤去。他偷偷找来金小娥,并且对她言说:人若想天长地久,唯有那李为念也命呜呼。如此来,人不但能长相厮守,就连李家这偌大的家业自然也成烈中之物,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起初金小娥并不赞成,奈何金生巧舌如簧,最终也只好点头答应。随后人又密谋了半晌,金生这傅员外很是生气,哪有闺女这么订终身的,他指着闺女说:"这个家我说了算,我说咋办,谁也得听我的!"才转身离去。

天亮后。况县令、张千总赶到现场勘察。张千总踹了抬出的匪尸几脚风息了,浪静了,在水柱涌起的地方,出现了股泉水,泉水翻腾,就像朵盛开的牡丹花。乡亲们怀念牡丹家惹种坚贞不屈的品格,同情他们不幸的遭遇,就管这股泉水叫牡丹泉。,对围观的百姓嚷道:“谁说我张某不敢剿匪,这几个匪徒就是我派人杀的!”忽听有人高喝:“千总大人好大的功劳啊,你暴死的亲信也要为你祝贺!”张千总猛然愣住,急寻讲话人,可根本找不到。四周的百姓也是瞠目结舌,面面相觑。那个声音又响了:“往哪儿找。在这儿哪!”声音发自下面。张千总刚低头下望。忽见一具匪尸扭身,一个鲤鱼打挺翻跃而起,快速扯掉另外两具匪尸的面罩,让众人辨认。众人看过后大惊,原来二匪都是张千总的亲兵传说。蒙面人朝张千总讥笑道:“所谓‘兵匪一家\\’,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你明里剿匪实则做匪,朝廷岂能容你!”

原来,张千总早就对辽远百姓的富庶垂涎三尺,这次更换县令出现混乱,让他抓到了可乘之机,他勾结刘厉叉匪帮进城劫财。昨夜他又派四个心腹去作案,不想被几位巡夜的蒙面侠士发现,在抢劫现场被杀死三人。侠士们有意放走一人,跟踪到这人的归处,证实这人正是从张千总在城里的行营中来。几位侠士商议,藏匿一具尸体,一人扮尸专等张千总到来,揭露他的罪行。

张千总突然眼露凶光,拔刀刺向蒙面人。没想到蒙面人武功高强,水蛇般一扭腰肢,躲过刺杀,反手钳住张千总持刀手腕,抬膝一磕,将刀磕落,再随手拧麻花般将张千总手臂拧到背后,使其动弹不得。突然,一直呆立一旁的况世雄拾起地上的刀,悲愤地叫了一声:“我真是瞎了眼!”冲过来将刀插进了张千总胸膛。张千总口吐血水,怒睁的两眼盯着况世雄,至死不闭。

五、真县令又回来了

况世雄对蒙面人拱手问道:“敢问壮士尊姓大名?”蒙面人答:“我是范丹早已不再为石崇打柴了,他和石小姐都知道石崇的脾气,石崇这人是绝对看不起穷人的。谁并不重要,我觉得县令大人应该让众人了解你为何对张千总有如此大的仇恨了。”况世雄垂泪含泣,痛心疾首地陈述道,他被山匪抢了委任状,只好投奔官兵,张千总竟要挟他协助进城掠财,才帮他复职,他走投无路,便答应了。没想到张千总早已同劫匪刘厉叉勾结,得了委任状就让刘厉叉冒充县令,深夜抢劫,张千总则收取刘厉叉的赃物。后来张千总又想除掉刘厉叉帮他复职,毕竟他是名正言顺的县令,他装扮乞丐,谁知桑榆在科考时文章越幅过长,依旧没有入选。由于京城遥远,来去需几个月,待到放榜后,桑榆心灰意懒打点行呢了家。熟料到家之后,几月不见,池塘中的小蛇已完全变粒样。它的吻部变长,长成了鳄鱼的嘴,身躯愈发粗壮,浑身遍布亮片般的鱼鳞,头上长出了两个小小的犄角。桑榆大惊失色,拉老父同观看,原来老汉桑氏只知抛洒猪红,从未仔细注意小蛇。老父揣摩了半晌对桑榆说:"榆儿,你捡回来的不是蛇,它是条龙。"桑榆惊骇之余陷入了沉思,古语云:龙可大可小,大则升腾于宇宙之间,小则隐匿于波涛之中,不知是福是祸矣。设法将刘厉叉引进洞里除掉。那洞其实根本通不到山里,他是为欺骗手下士兵才谎说匪徒是钻洞下山的。

蒙面人问道:“刘厉叉真的除掉了吗?”况世雄答道:“真的除掉了。那洞虽不通山里,但里面着实险峻,暗洞纵横。刘厉叉是被逼跳进了一个万丈深渊似的暗洞里,必定粉身碎骨。张千总对外说他逃掉,是要借他的名义劫财。”蒙面人朝人群外瞟一眼,看见一群人过来,哈哈大笑了,“这个匪首死后鬼魂会不会改邪归正,托生个朝廷命官呢?”况世雄眨眼问:“你是说刘厉叉能当官?”“没错,他已当上县令了!”

这时人群外传来威喝:“辽远县令况世雄接旨!”一队朝服宦官闯入人群。况世雄愣了一下,不知所措地转个身,屈膝跪下。蒙面人忽地腾身跃起,饿鹰捕食般扑向跪地的况世雄,掐住脖子把他按倒在地。蒙面人怒吼:“刘厉叉,你的末日到了!”从宦官身后拥出几个皇宫侍卫。把刚才还被认为是县令况世雄、而此时已被叫做匪首刘厉叉的人捆绑起来。一宦官走到蒙面人跟前,手捧黄缎卷轴,脸放油光,嗲声道:“况县令,你可以露出真容接旨了。”

面罩掀开,人们看到这人就是那个迟来接任、40开外、满脸沧桑的新县令。https:///

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况世雄。他其实并没有迟来。而是到辽远后乔装暗查匪情和防务。探察出张千总通匪事实,令他震惊痛心。他接任后,张千总和刘厉叉联手把他诱进洞中谋害。被谋害时他将计就计,跳暗洞时扔下块石头,让刘、张以为他已坠洞身亡。他逃出后,派亲信去向朝廷汇报这里的实情,请求朝廷援助。他算出今天援兵将到,昨夜便同几名会武功的皮商截杀了匪徒,把张千总、刘厉叉引来,当场戳穿他们的罪行。申阳之洞令他惊喜的是,皇上亲查了此事,降旨任命他为辽远总兵,统帅辽远县城和鹰嘴崖防地。

刘厉叉被押走前嘲笑道:“其实这假县令我已当够了。我因为怕露出马脚,在县令位置上的这段日子不捞不贪,也不享受,过得跟和尚差不多。呸!哪有当土匪舒服。”况世雄怒斥道:“尚大叔家只有父女两人,生活也很困难。你真是本性难移!”

蓝星网